師生感悟
吹號使者(2)
作者:王寶磊、楊曉寒   時間:2018-05-30   點擊數:

4

 

磐石的傷好得很快,對吹號使者而言,這大概是很輕微的傷了,只有小佳會驚慌失措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連舉著碘酒的手都不停地抖,沒多少是涂對了位置的。

 

在那之后,磐石總是會發呆,對著藍天發呆,對著大海發呆,對著……小佳發呆。

 

“你離那個外來客遠一點,不要老是同她一起出海。”他的母親一邊踩著網鯊的漁線,一邊對他說。

 

他低頭,嚅囁著:“我沒有。”

 

“你要記住,你是吹號使者,沒有名字,也不能有感情。”母親義正辭言道。

 

時間過得很快,明天就是約好離島的日子。

 

磐石,我明天就要走啦。

 

“去哪兒?”

 

“回我們的地方,去一個叫城市的地方,那里有高樓大廈,有華燈初上,有美味佳肴,有……”

 

“那里有海么?有鯊魚么?”

 

“沒有,不過那里有海洋館,海洋館里有鯊魚的。”

 

“……他們不自由,不會歡喜的。”

 

放眼望去,她依舊被這片她拍過無數遍的美麗海域風景深深折服,手指一遍又一遍地摩挲著快門。

 

磐石,每個人都是身不由己的,哪有什么歡喜,哪有什么愛不愛呢。

 

“我不知道什么是愛,從前沒有過,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有,但是你可以留下來,這里很自由,你想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

“真的是這樣嗎?連名字都沒有,自由嗎?”

 

磐石垂下了手:“你走了,大海會想念你的,鯊魚會想念你的,我……”我會想念你的。

 

“我會回來看你的,這里這么美,我一定要再來的。”

 

“等你再來的時候,也許我已經……我再喚一次鯊給你看吧,好嗎?”

 

他唱起了古老的咒歌,聲音有著不符年紀的滄桑。小佳并肩坐在他身邊,海風輕柔地拂過她的長發,她的眼睛像進了沙子,鼻頭一酸,她突然覺得很難過。

 

“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。”她抱了抱他。

 

“好……”他頓了頓,將她擁入懷,用力地抱緊。

 

“我等你。”

 

 

5

 

海水幽幽,小船劃過的地方皺起一片一片的漣漪。

 

磐石沒有停止喚鯊,他要喚一條最大的鯊,送別他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心愛的姑娘。

 

歌聲變得越來越急促,他的額頭落下黃豆般大小的汗來。

 

海水像是即將要沸騰的水,躁動不安,磐石的手死死地抓緊了木環和陷圈。

 

小佳的心隱隱有些發慌,她想起之前磐石血淋淋的右肩和那條鯊魚鋒利可怕的鋸齒。

 

磐石,我們回去吧。”她拉了拉他的手,他沉默著不說話。

 

正是這時,一條兇猛嗜血的鯊一躍而出。

 

磐石

 

鯊魚瞇起綠豆大的小眼睛,露出綠瑩瑩的兇光。一番搏擊中,它扯下了磐石的半截衣袖,皮膚上的倒刺劃得他鮮血淋漓,但他依舊忍著沒有叫出一聲痛。

 

一時間小船的重心不穩,小佳手中的相機摔落進海里,鯊魚被套上了陷圈,在海里掙扎。

 

“我不要那個相機了,你快回來!”

 

海水洶涌,殺氣騰騰。

 

吹號使者之中有一條不成文的密令。

 

不得動情。

 

一旦動了情,他們發出的喚鯊號角聲,便會變成向鯊魚的宣戰,出海的人就再也不可能回來……

 

 

6

 

小佳抱著相機趴在那張桌子上哭了很久,教授給她熱了一杯茶,拍了拍她的背。

 

“他對我說的最后一句話,是等我,可是他說話不算話,說好了等我的,怎么……怎么就……走了呢?”

 

“如果他沒有遇見我,是不是結局就會不一樣?”

 

 

 

辦公地址:山東省青島市即墨濱海路72號   郵編:266237

All Rights Reserved 隱私保護 山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 版權所有

 

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學校郵箱 校園卡自助服務平臺 OA辦公系統 信息化公共服務平臺 優酷